中国医疗器械产业的机遇和展望

众所周知,医疗器械设备关乎人命,一直以来与国家政府的行政监管高度关联。因此在展望产业机遇的时候,必须结合国家政策层面对医疗行业的规划和部署。
必须指出,2021年是国家“十四五”发展规划的第一年,国家对于医药工业早有总体部署。主要分为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两大类:
具体扶持政策包括:
不难看出,医疗相关政策的演变对产业发展有着引领作用。
(1)技术创新层面,本土研发投入只增不减,同时国际协同创新也具可行性。这会促使经营类公司数量会大幅减少,专业化/规模化医疗制造类企业的地位和营收会直线上升;
(2)企业层面,“合作”会是未来数年里的主旋律,企业更佳重视知识产权,专利合作前景会非常广阔;
(3)产业链方面,会遵循“海外技术-中国制造-全球市场”的链条持续发展,中国不会抛弃现有的生产制造优势;
(4)资本层面,资本与产业合作将更加精密,海内外的并购日益活跃,资本投资和政府资助共同促进新项目的落地和应用;
(5)地域方面,趋向于园区专业化的方向,围绕产品领域形成产业群产业链,由此国内会在深圳、江西、江苏苏州、浙江桐庐/玉环等地出现大型的医疗器械产业园;
(6)服务方面,以电子技术为核心的服务业会日益发展壮大,譬如委托开发、第三方检测、开放实验室等服务模式会日渐普及;同时,例如院内工程、整体化销售方案、医保费用管理等新业态也有望涌现。
1.人口老龄化,医疗需求持续放量
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,2010-2020年我国的总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下降0.04%。家庭小型化,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从2010年的3.10人下降到2.62人。60岁及以上人口为2.6亿,占18.70%(其中65岁及以上占13.50%)。根据WHO 2016年发布的《中国老龄化与健康国家评估报告》预计,到2030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可能达到近25%(图1)。人口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,我国未来一段时期将持续面临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压力。
2.医疗体系供给侧改革,技术难度体现服务价值
分级诊疗带来的不仅是患者的分流,更是对医疗机构的重新定位和分工。从国家到地区的四级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已具雏形。
自2017年启动国家医学中心和国家区域医疗中心规划设置以来,截至今年4月,包括公共卫生、心血管、肿瘤、儿童医学、老年医学、创伤、呼吸、口腔、神经、传染病等10大类专科的国家医学中心和相应的区域医疗中心建设快速推进,相关临床路径和质量控制启动信息采集。未来,区域、省域内医疗服务技术能力有望获得进一步提升,从而带动各级医疗机构做好分级诊疗工作,减少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和患者不必要的跨区域流动。同时,远程医疗、服务共享将助力优秀医疗资源下沉
除了医疗水平的提高,医院的采购模式也将随着医联体、医共体的逐步成熟而开启更多医用耗材GPO模式,结合带量采购,统一管理配送。以浙江、青海等地为例,部分县域医共体尝试医耗统一采购与支付,企业拓展县域市场的成本降低,但同时采购方的议价能力将进一步提升
同时,DRG试点进入深水区,《深化医疗服务价格改革试点方案》也于深改委第十九次会议上审议通过。该方案依然强调“控总量、调结构”的原则。我们也欣喜地看到,手术机器人、AI辅助诊断、NGS基因检测等高端服务项目已在部分省份逐步尝试定价甚至医保。因此,医疗器械企业在准入环节中应不仅关注产品本身,对于新兴的、技术含量较高的医疗服务项目的准入和价值阐释也需要关注,从而提高整体医疗服务的可及性
3.医保健全商保补充,支付体系逐步完善
紧随药品医保目录调整常态化、耗材编码的统一和医疗服务项目动态调整的启动,医用耗材的医保目录也广受期待。值得关注的是,产品的纳入要求和支付标准均未完全明确,但整体应遵循医保“保基本、广覆盖”的原则,通过战略购买实现基金的高效使用。
同时,虽然带量采购和DRG对高值产品、新技术可能造成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,但商业健康保险在十四五期间受国家鼓励有望取得积极发展。不论是普惠型还是更高值的健康险产品,均有望通过迭代形成更成熟的商保补充目录,企业应积极参与探索,满足患者在医保目录外的多层次医疗服务需求。外贸讯